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明1617_ 第一千七十七章 酿酒

时间:2021-06-07 11: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淡墨青衫小说大明1617 第一千七十七章 酿酒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番薯和玉米并不是中国人的传统主食,甚至现在的人很不喜欢,但这两样东西绝对会在荒年救下不少人的性命,最关键之处就是包括土豆在内,这三种新作物可以在很恶劣的荒地和边角地来种植,这直接导致了清代开垦土地面积的大幅度增加,虽然这三样作物从来不曾成为主食,但它有效的使中国人口持续的增加,哪怕是在清朝那种稀烂的统治之下。



    和记的统治区内由于对农业的重视,小麦和小米,高粱,豆类等作物的产量也并不低,甚至在宽甸还在种植稻米,气候和水文环境都很适合,各种作物产量不低,加上李庄在持续的购买粮食,大同为核心,周边的五六个府千里范围之内都是和记的购粮区,加上控制了张家口,粮食购买更容易了。



    尽管年年向东虏和一些蒙古部落出售了大量的粮食,但所有人都知道和记还是有大量的储粮,不过所有人也知道张瀚绝不会动用储粮,和记的直接控制区原本就有几十万人,光是直接领俸禄饷银的就有二十万人以上,加上他们的家属最少有六十万人以上是直接靠和记吃饭的,原本他们可以用银子买粮,但境内的粮源已经是和记控制了,原本的粮商要么转行要么直接被和记收编,粮食储备不仅是对和记的买卖负责,也是对控制之下的几十上百万的百姓负责。



    另外就是漠南的蒙古人最少还得两年才恢复,在此期间也要给他们赈粮,最少要低价卖粮食给牧民,要想大片的牧群重新出现在草原上,适当的投入必不可少。



    主粮和杂粮都不能动,杂粮除了可以当主食来食用,喂马,喂鸡,猪,都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张子铭有此疑问,在粮食管控那么严格的条件下,张瀚怎么会有酿酒之说,一听番薯这两个字,便是什么都明白了。



    番薯产量很高,又易于肥田,在换季时新垦的田多半种番薯,这两年来大量收入的番薯堆的如山一般,这东西不象麦子和豆类易于保存,军司为了储存和出售也是煞费苦心,如果到陕北和缺粮的灾区低价出售,怕是早就卖光了,但这与和记这两年的大战略有冲突……总之,谁都知道和记有大量的番薯存储,张瀚一说番薯,张子铭便是反应了过来。



    “不过番薯能酿酒?”



    张瀚笑道:“不仅能酿酒,而且酿出的烧酒味道很不错。工艺和粮食酿酒差不多,你们可以摸索一下,越烈越好。”



    “好,属下这就回去和伙伴们商量,”张子铭站起身来笑道:“这一次拜会大人,果然是没有白来。”



    “你们年底时可能得给我好大一笔花红。”张瀚开玩笑道:“出点子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啊。”



    “我知道大人不会要的。”张子铭道:“若不然我早提出来给大人干股分红,不过那样说的话,就会叫大人看轻了我了。”



    “嗯。”张瀚点头道:“你们好好做,将来你们赚的多,纳税也多,养活的人也多,这就算是给了我花红了。”



    “这一切都是大人的。”张子铭总算不算太拙劣的拍了一记马屁,笑着道:“大人当然就是一心为公了。”



    张瀚微笑着摇头,说道:“这是大伙的,大伙儿共同的事业。”



    张子铭心中一阵感动,想着自己从和记踏足草原以来的变化,不知不觉的道:“大人,对西边却图汗部的战事,是不是一定能赢?”



    张瀚笑道:“你儿子是不是也在队伍里?”



    张子铭有些不安的道:“属下绝不是担心犬子才问的……”



    “我知道。”张瀚打断他,说道:“你觉得咱们会赢吗?”



    “一定会的。”张子铭道:“属下有一万分的信心,和记的商团军在大人的率领之下,一定能百战百胜。”



    “为什么?”



    “大人对部属如亲人,视将士如赤子,和记已经是我们所有人的家一般,为了这个家奋战,自然是人人奋勇争先,不会有人如大明王师那样,遇弱则强,遇强则弱,根本不堪一战。商团军打仗,绝对与普通的军队不同,这一点属下早就看出来了。”



    “你看的很是,总结的也很好。”张瀚起身送这个中年商人,对方加入和记阵营已经好几年,对安抚板升地出身的汉人和商人都有着很好的示范作用,从一个勉强温饱的小商人到富甲一方的大豪商,张瀚相信这个中年商人的忠诚,如果不是有绝对的忠诚,张子铭不可能忍住对儿子的去向不闻不问。



    这是一个父亲,而且是感情相当正常的好父亲,他不问只是因为忠诚,没有别的原因。



    张瀚送对方到门口,最后说道:“令郎我很喜欢,是一个敢冲敢拼的好苗子,上回对喀喇沁白洪大台吉的部民时就展现了相当高的勇气。不过这一次他们是后勤护卫,相信是处在很安全的位置上。”



    张子铭深吸口气,笑道:“既然从军就不能想着一直安全,好儿郎就得经受住这些……属下三个儿子,除了留一个养老,第二个再大些也叫他从军去。如果人人害怕家中的孩儿出事,那么谁来保护我们的性命和眼下的一切?”



    “说的很好……”张瀚笑道:“你这话一会我就交代下去,可以提练一下,是很好的文宣口号了。”



    张子铭有些不安的道:“这只是属下的心里话……”



    “我知道,语出至诚,不是内心想的就说不了这么好。”张瀚握着对方的手,张子铭还是不怎么习惯这种礼节,不过人们都知道张瀚这种怪癖式的礼节只对欣赏和亲近的人才用,所以张子铭也是握了握张瀚的手,这才转身告别。



    院子外的人还是很多,已经近午时了,一上午这么忙忙碌碌的就过去了,在刚刚常宁几个进内院时,张瀚都没有办法过去说话,只能隔着窗子看了几眼,挥了挥手,妇人们的笑容很亲切,当然也是强压着热情和冲动,张瀚估摸着,不是这么多人在,最少玉娘会跑过来的……他微微一笑,又想起几年前那个弓箭骑射都很出色,性格很外向的小姑娘来了。



    天空很蓝,白云一朵朵的悠然而过,如果在这个院子里,似乎是和大同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马头墙,一样的青石板铺成的庭院地面,一样的储水大缸,一样的花木,腊梅,海棠,月季花树,正中三间,左右厢房是游廊相连,张瀚看到在青石板下有野草顽强的挣扎着露出小小的草尖来……这原本就是一座建筑在草地之上的府邸,在一年前,这里和草原上任何一片地方都没有区别呢。



    人群还是很多,军司的官员和军队的将领,前方要打大仗,虽然商团军的上下都对胜利抱有绝对的信心,但相关的各军司和军方高层都紧急动员了起来,军事上是由任敬全权指挥,而军令军政参谋军需各司都在全力配合,另外梁兴身为军方的副政事官在战事未起时就通知了杨泗逊调兵,现在已经又有好几个龙骑兵营在北上,哪怕是前方战事出现波折,这几个营也足够把蒙古人震住。



    团指挥朵儿一心想请战,可惜这一次没有轮着他,朵儿不死心,派了自己能说善道的副官跑到买卖城这边来,张瀚没有见这个副官,孙敬亭压根不在,军令司有一个副司官被紧急调过来负责协调整个战事期间的军令司的运作,其实原本在漠北就有军令分司,不过随着大军调集,原本的军令分司肯定是没有资格指挥这样层次的大战了。



    在人群中张瀚还看到老李,李祥符是李庄的老管庄,张瀚家族买的第一个庄子就是这个老人在管,一晃这么多年下来,原本就过了花甲之年的老人已经是古稀老人,不过身子骨还算硬实,这一次夫人团北上,考虑到在青城的物资就有很多是转运过来的,价格太高,后来在开春后自己种的各种蔬菜成熟,生活成本就降下来不少,这一次虽然可能住不到蔬菜成熟就会南返,但张瀚肯定每年都会过来住一段时间,加上驻守人员不少,常宁决定带着一些懂农事的人过来,开辟一些荒田出来种菜,这点子事她们没有烦农政司的人,老李头就是最佳人选了。



    周老掌柜也在,加上二柜李遇春,当年的三大掌柜有两个在买卖城,他们过来却不是为了商业上的事,两个人一个老迈了,精力不济,另一个对做生意已经没有什么兴趣,收了几年的粮食,现在只愿意为解决和记上上下下几十万人的吃食而奔走了。



    他们这一次过来,就是想看看色楞河还有图拉河,还有库苏古尔河等大片的水域,未来这里的人口可能会暴涨,光是买羊不光耗钱在短期内会造成草原上牧群的紧张,供求关系没有那么简单,牧群不是想扩充就扩充的,草原上的牧人在几百年的时间里一直维持一个相对合理的牧群,可以养活自己和出售一部份,如果人口暴涨,在短期内可能会造成严重的供求紧张,价格飞涨,会引发一系列的动荡。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